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顶楼性福的我俩
顶楼性福的我俩

顶楼性福的我俩

在他身边真的会有一种安心的感觉,这是在以前所没有发现的。当初他开口说要跟自己交往,但是实际表现却不是一般之间的交往,而是一种若即若离度,他只会在放学的路上牵牵自己的手说说话,其他的时间他都待在他的班上。
  现在是午餐时间,自己和他坐在教学楼的顶楼,享受暖洋洋的日光和永不止息凉风,往远方看去可以看到蜿蜒的公路,无数的车子在路上奔跑着。他有带过自己来一次,但是看到门上「禁止进入顶楼」的标识自己怯步了。
  桦梳坐在自己的旁边,身子倚在墙上,下面高高立起的帐篷。住在里面的小东西,在昨天进入了自己的体内,带给自己十足的安慰。
  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东西流出,呼吸也粗重了起来。
  「怎么了,一直看着我,刚刚我看着你吃饭就不行。」听着他的抱怨声,看着他的唇,让自己有想吻着、吸着、含着的欲望。自己也这样做了,首次主动进入他的口内,吸吮着他的舌头将自己和他的口水混合品尝。
  分开,牵起了一道银丝,自己身体像是着火似的热,脑子和心里却是轻飘飘的。眼神离不开那个撑起的帐篷。
  「怎么了。」桦梳发觉了自己的视线。「正常的反应,放着不管一下就好了而且在昨天我已经满足了。」但是自己却没有满足,现在正渴求着。
  「涨着不难受吗?」手无意识地搭上了帐篷,放在上面轻轻的抚摸。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挑逗的举动来,他会觉得自己很淫荡吗?
  「你要帮我消肿吗?你摸的好舒服。」听着他隐含在话语的鼓励,自己的双手麻利的解开他的皮带,松开裤头拉下拉链。肉棒在白色的内裤里撑着,就像是要把白色内裤刺穿似的。好可耻,自己竟然会做出这种事,他的话语里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,还是自己自认为他想要这么做。
  褪下他的内裤,朝天而立的肉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马眼上有着一滴晶莹的水珠。低下头来伸出细嫩的舌头,在棍身上舔一下,扫过棍身,依序是舌尖、舌身、舌尖由下而上,像是在吃一个美味的冰品。肉棒的腥味和感觉刺激的自己的神经,理智慢慢的远去。看来自己真的是一个婊子,只要看到男人的鸡巴就想要被捅的婊子。
  被舔过的肉棒,摇晃了一下。
  颈上的头发突然的被撩起,让我迷濛的眼神回复了过来,他的容貌出现在眼前。只要能让他舒服就好,即使是出自肉欲也好,因为只有他关心自己。再细细的舔了一次,自己的左手被抓住了。
  「好舒服,不只是身体上的,在心理上我也觉得很舒服,宝贝你有这样的感觉吗?」他的语气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,对着无人的街道在问着自己为何被抛弃般。
  是的,我不但很幸福也很开心。没把这句讲出,只是加上了右手的抚摸。手掌捧着他的子孙袋,手指按抚他的肉棒根部四周的阴毛,舌头则是不断的将被龟头挤压下的包皮往上推。仔细的舔着肉棒的四周,慢慢的推高包皮直到被冠部挡住而推不上为止。
  先是粗糙的手指正刮着自己的手心,最后是十指紧握,让彼此的末梢神经感受到对方的爱意。
  他用灼热的眼神看着自己,可以感觉到他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发根游移,自己的臀部和双腿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和互搓,兴奋和陶醉的感情涌了出来他肉棒在颤抖,放松和紧绷不断的交替着。
  「宝贝你知道吗,我常常有一种想要亲遍你全身的欲望,不光是进入你的体内,而是用自己的手和舌头在你身上游走而使你愉快。你会觉得我很色吗?还是我已经沉迷在肉欲之中?」回答他的是自己的舌头,离开他的棍身,舌尖扫去马眼上流出了液体,以马眼为中心,自己的舌头慢慢缠绕他的龟头,就一只小蛇在龟头上盘绕。左手传来的握紧感,让自已的舌尖在第一时间内塞住了马眼,温热的液体碰触到舌尖,被堵塞在那小小的空间里。
  在一阵激烈的抖动后,在肉棒的慢慢的软弱下时,宝贝一口气的将肉棒吞下嘴里,舌尖顺着暴怒的尿道管由上划下,双唇紧紧含着根部,舌头不断挤压尿道管并往内缩,将枪管中的液体挤出,口腔内强大的吸力将刚刚无法喷射的精液一一吸入。
  ************
  享受射精后的高潮,宝贝跪在我身上,双腿在我腰部的两侧,身体高高立起墨绿色的裙子被她的双手提起,露出白色的三角裤。被淫水浸湿内裤中央有着黑色的一排草原。女体香和淫液混合的气味从宝贝的身上散出,刺激着我的感官。
  我用力一撕,白色的小裤裤就这样被剥离宝贝雪白下体,露出她短细阴毛和一开一合的粉红阴唇。
  「我想要亲你。」一手环着她的腰,一手摸着她的脸颊,宝贝慢慢的坐在我的身上,我的鸡巴被她的嫩屄一点点的吞入,那是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,她的嫩屄像是有着无数小豆豆在我鸡巴上磨着按着,并且不断的将我往里送,像是要将我整个肉棒吸入似的。
  我一边深深的吸着她的嫩舌,一边解开她的釦子,让前扣的胸罩将两只小白兔释放了出来。
  看着有红色伤痕的小白兔,我感到心中一痛,昨天我太大力了。我用舌尖在红色的伤痕上按摩着。我的只手被她的手牵到她的丰臀上,示意我抓着那有弹性的屁股。
  她开始摇摆腰部,她的奶子因为这动作开始摇晃了起来,两粒红豆在白嫩的肌肤上是这样的明显,让我容易的含着舔着。我的双手不断的挤压揉捏弹性过人的屁股,让她的嫩屄可以更紧。并配合她的大腿将身子抬起拉下,让彼此得到更大的快感。
  「好……舒服……桦梳我……喜……欢你……啊……」幽怨的呻吟撩拨我心里头的心弦,让我的身体发出火热的乐曲。
  「你不会觉得我很色吗?」我舔着她的乳沟,只手不断的捏着她的屁股。
  「不会……啊……顶到了……呜……好棒」宝贝眯着眼,张大着嘴,大口地喘着气。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膣肉在紧缩,她的膣液已经流窜到我的子孙袋上了。
  宝贝拱起上半身贴近我,充血的奶头磨擦着我的胸膛。
  「要高潮了吗?」我卖力的扭动她的屁股让宝贝的嫩屄的每个角落都可以被鸡巴肏到。腹部撞击臀肉发出了「趴!!趴!趴!」的声响。
  「呜~~」宝贝将身体僵直地向后仰,白皙的肌肤泛起一阵红潮,淫水源源不绝的流出,全身都在微微颤抖,乌黑的秀发四散摆动。肉腔马上层层包覆着鸡巴,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,我将最后的精液射了出来。
  「你会觉得我很淫荡吗?」宝贝趴在我肩上轻轻的咬着我的耳朵。「跟你做爱的感觉我很舒服心情也很愉快,我喜欢看你愉快的表情。」「面对我才有淫荡的宝贝吗?」「……嗯。」宝贝的手紧紧抓着我。
  「我的肉棒有比那个男的大吗?」
  听到这句话宝贝的全身一震,经由交合的地方我可以感受到她的震惊。在她做出下个动作之前我紧紧的抱着她。「说爱我,淫荡的宝贝只在我面前出现。」一阵挣扎后,她用轻如蚊萤的声音说出:「我爱你……」剩下的她没有说出只有做出嘴型。
  我怕宝贝被那个男的不断的奸淫而认为自己是个婊子,所以我要这样做,让她分清楚同样的给身体快乐,但是在心情上的差异是不同的。
  铛!铛!
  「上课了。」我抚摸着宝贝的背,但是鸡巴却挺立在宝贝的体内。
  「回去上课吧。」精液都射完了,为什么鸡巴却依然挺立着,而且还有蠢蠢欲动感觉。
  「你想回去上课吗?」宝贝满脸红潮,身上的白色衬衫早已湿透,变的有些透明,让我色心大动。
  宝贝慢慢的后仰拉起裙子,让我看的更清楚,白色的肌肤配上墨绿色的裙子所形成的图画刺激的我的视觉,宝贝还不断的让自己的小穴做出吞吐的动作。
  两人交接处,沾满滑腻的淫水,粉嫩的鲜红阴道正夹着我有些褐色的肉棒,上面有着白色的混合液。
  我要忍住,再来一次我就完蛋了。即使会伤人我也说出这句话:「淫荡的澄心,我的鸡巴把你的嫩穴插的这么爽呀!」「嗯。」宝贝点了头停了一阵子才再出声。「我喜欢你用……鸡巴……插我的……嫩屄……请你把精液灌进……骚货……宝贝的肚子里。」听着她说出这种羞耻的话,我急忙将她拉在怀里说:「你不是骚货,你是我最爱的宝贝,最喜欢的宝贝,可爱的宝贝。」她摄魄勾魂的眼睛直盯着我,眼眸理由着赤裸裸的欲火。她再度送上了她的唇,和令人销魂的身躯。
  宝贝蹲在我的面前,圆润的大腿张的开开的只手置于背后,樱桃小嘴含着裙子,让我游览她的裙下风光。黑色的草原中开着一朵鲜艳的玫瑰,她的花瓣上有着白色的泡沫,花蕊滴着白色的乳汁。乳汁由花蕊中流出经过短暂的泪型滴在白色的地板上。
  这个淫乱糜烂的姿势让宝贝羞耻不已,可是却给了自己极大快感。随着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花瓣清洁,自己的身子就是要溶化在的指头上,之所以来还撑着是为了享受指头带来的快感。
  举不起来了,一节课过去了,我也干了一节课。享受着宝贝用着舌头细心的帮我清洁下身,一个念头从我心里头浮现。「宝贝,可以再说一次我爱你吗?」在她家的门前我提出了这一个要求,虽然人都上了但是我却无法安心。
  我爱你。说出这句话时,宝贝的脸上尽是腼腆笑颜,马尾在她的身后飘扬着。
  看着这个画面,我觉得我是一个卑鄙小人,她给我的已经够多了而我却还想要更多。
  不,我要的不是更多,而是全部的她。她只属于我一个人。
  所以我要她每天念着我的名字,想着我的人。这是一点点的侵蚀,像是附脊入骨的毒,致死方休。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