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婶婶的好
婶婶的好

婶婶的好

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,父母外出到sz开了杂货店,我也跟着出来读高中,但是寄宿在叔叔家,因为他家在市区,离我的学校很近。


  寄人篱下,当然不如在家舒服,好在我很勤快,虽然是男孩子,但是天天做家务,放学回来煮饭,炒菜是婶婶的专利,吃完饭洗碗扫地。


  叔叔是政府的小官员,但是应酬很多,很少回家吃饭,我的堂弟读小学,和我也没什么话题,只是经常要我帮他打架做作业什么的。


  婶婶在超市做一个柜台主管,好像很凶的样子,平时没有什么笑容,但是我觉得她很迷人,特别是穿着白色背心和薄薄的睡裤和粉红色拖鞋的时候。


  我已经16岁,但是没有女朋友,是班上最土气的一个,但是我也开始了解男女之间的事情,因为我的同学经常会讲,有时我也发现他们背着老师在操场的一角接吻搂搂抱抱,但是我对班上的女同学提不起劲,我觉得她们根本无法和婶婶相比,婶婶的胸脯那么丰满,婶婶的皮肤那么白嫩,婶婶的……那天他们关着门吵架,我没有听仔细,但是隐隐约约知道叔叔和唐姨的丈夫一样在外面有了二奶,不过好在他们没有离婚,要不我就要离开婶婶了。


  叔叔回来越来越少,叔叔平时很少过问我,只是看看我的考试,我成绩还可以,所以他也没什么说。


  这样,我和婶婶相处的机会越来越多,但是婶婶很不开心的样子让我也很难过,于是我常常陪她看电视,要是在以前她肯定不准,但是现在她只是问作业做完没有,我说做完了,她就不说什么,和我坐在沙发上一起看。


  我闻着婶婶发出的幽香,感到无比的快乐。


  婶婶对我好,我对她也没有了淫念,反而像恋人一样关心呵护她,我甚至打算准备出来工作之后娶婶婶为妻呵呵。


  天气越来越热了,婶婶和堂弟房间有空调,我的没有,一把风扇只会放出热风。


  一天晚上我正在做一道数学题,花了一个小时就是解不出,我不知不觉把上衣脱了,关着膀子只穿一条内裤在继续努力,门突然开了,是婶婶。


  她似乎怔了一下,但是很快对我说道:“今晚这么热,过来我的房间吹冷气吧。”


  “啊……不用了……”我飞速穿上T—shit。


  “听话,现在过来,都11点了。”婶婶说完把门关上走了。


  虽然这种恩赐是我梦寐以求的,但是因为孤男寡女在一起我还是有点害怕,不是害怕婶婶像那个荡妇唐姨那样而是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,万一做出了什么事情,会给叔叔打死!不过我的脚出卖了我,我不知不觉地来到婶婶门前,叔叔今晚又不归,婶婶也许很寂寞吧?


  正在此时,婶婶的门开了,“还站在那里干吗?”


  我于是进了房间,啊,好凉快啊!婶婶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,一双白白嫩嫩多肉的玉足近在眼前,修长的大腿如此丰腴,我坐在地板上欣赏着婶婶的美。


  “上来睡,你睡那头,我睡这头。”婶婶说完关了床头灯,偌大的房间只有一盏1瓦的粉红色的夜明灯发出暧昧的光……还好,婶婶毕竟不是唐姨那样的人,我于是安心地躺在床上,享受着空调带来的舒适,然而我马上发现自己错了,因为婶婶的那双迷人的玉脚有意无意地架在我的身上,离我的鼻子嘴巴如此之近,我呼吸着婶婶玉脚发出的香味,发现自己的小弟弟很快又暴涨起来。


  但是我还是不敢轻举妄动,婶婶好像也并不知道,只是有时伸长玉脚,这样她的脚底就贴到我的脸庞,我拼命忍住自己,直到婶婶发出均匀的呼吸。


  我于是偷偷伸出伸手来,偷偷摸了一下,婶婶没有反应,我再次大胆地把婶婶的玉脚整个握在手中,感受丝一般柔软嫩滑的玉脚,婶婶还是不动。


  我已经无法控制,轻轻地吻着婶婶每一根脚趾,直到含在口中,吮吸着每一根的脚趾,把自己的脸埋在她的脚掌之间,呼吸着她玉足发出的成熟的妇人的香气。


  正在我陶醉不已的时候,婶婶把左脚抽了回去,但是却搁在我已经脱了裤子的昂扬的鸡巴根部,紧接着是右脚。


  这样一来,我的鸡巴就被婶婶的玉脚紧紧夹住,婶婶身子不动,但是双脚却如双手一样灵活地搓弄着我的鸡巴,我的鸡巴在她的双脚之间跳动,奇怪却没有射精。


  婶婶这样弄了几分钟,我感到龟头流水了,再这样下去就会泄了,这样就会弄脏婶婶的美足,于是我用力从婶婶双脚之间抽出,这时,床头灯亮了。


  婶婶不知何时已经全身赤裸,我首先看到了她那对高耸的双峰,没有唐姨的大,却高很多,乳头也不大,而且是红的。


  婶婶张开了她白嫩的大腿,我清楚地第一次看到之间那凸起的淫穴,淫毛不多,两片小阴唇露在大阴唇外面,中间的桃花源已经湿润。


  婶婶用手掰开自己的小阴唇,“还不上来?!”


  我如接圣旨,伦理全抛在脑后,但是我没有插入,而是把头埋在那神秘的蜜穴之间。


  “哦~~婶婶……我爱你!”我忘乎所以地大叫,如饥似渴地吮吸俩片小阴唇,吮吸婶婶的淫水。


  婶婶开始呻吟,哀求我快点插进去,我终于趴了上去,在婶婶的玉手带领下进入,啊!好紧啊,虽然很多水,但是我明显感到婶婶淫穴的肉壁的摩擦。


  随着我近乎粗暴地抽送,婶婶的呻吟变成低声地哀泣,“哦哦哦哦,哦哦哦哦哦……”


  婶婶夹紧大腿,穴内好像一个漩涡吸引着我的鸡巴,在婶婶喷出滚烫的淫水之后,我一也开始暴发,我和婶婶双双高潮了。


  【完】